会员登录

没有账号?请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快讯
IET会员故事 - 从甲方到乙方
发表时间:2012-09-04 阅读次数:2267次

 

智升科的工作可能会让很多公司人羡慕—朝九晚五之外他很少加班,而且如果需要加班也必须向公司提出申请,但这样的申请却很可能被驳回。
 
作为阿美科(AMEC)集团一名与核电打交道的安全工程师,他的工作需要保持良好的体能和精神状态,“公司主要还是担心工作疲劳导致失误,否则需要承担的风险太大。”
 
智升科说他原本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英国做核电,“毕竟这是个比较敏感的行业,非本国人很难进入。”
 
2003年从辽宁大学本科毕业后,在全额奖学金的支持下,智升科来到曼彻斯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毕业之后又留校做了一年博士后。2009年,正当他考虑是否回国发展的时候,法国电力集团英国分公司(EDF Energy)的“青年领袖计划”把他留在了英国。当时这家公司刚收购了英国最大的核电运营商英国能源(British Energy),希望为未来的长期运营进行人才储备,还打算在英国筹备建设第三代核电站项目。这看上去是个机会,但在当时,智升科一方面担心自己对核电领域没有任何接触,另一方面他留学时所学的状态监测学在国内还比较空白,如果回国可能也有不错的发展,“充满各种不确定性,纠结了很久。”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就像当初留学一样,尝试一下总没有坏处,“工程师都有这样的好奇心,愿意接触新鲜事物。”就这样,智升科成为英国核电行业为数不多的华人之一,在英国电网公司先后担任仪表控制工程师和系统工程师职务。
 
2012年2月,智升科又加入了阿美科集团,在这个欧洲最大的核电工程与项目管理公司的反应堆服务部工作。在积累了两年多甲方的工作经验之后,他又开始尝试扮演新的乙方角色,而且还要尝试学习带领团队,学着在接到项目之后如何合理分配给团队成员,并指导他们在规定的时间以及预算范围内完成,“对技术、资源、人员和经费都需要进行有效的管理”。
 
这种从甲方到乙方的工作内容的变化对他来说是个挑战,“如果一直做甲方,可能就在研究院里埋头苦干,哪怕未来可能权力很大,得以掌管数以百万计的经费,但还是会比较缺乏商业技巧。”这显然不是这个有着强烈好奇心的工程师所希望看到的情况。
 
也正因如此,智升科把这次跳槽看作是自己职业生涯又一个重要的机会。“甲方乙方之间的流动性实际上很强,而且甲方通常非常欢迎来自乙方的人,因为他们往往掌握了更多的管理经验。”
 
在英国电网公司的甲方经验,现在加上阿美科集团的乙方经验,再结合做博士和博士后时的科研经验,这种比较完善的知识和经验结构帮助他获得了更宽阔的视野和更高的发展空间。
 
而在工作之外,智升科很热衷做志愿者,还曾经获得英国内政部和全国小区志愿者服务中心颁发的英国杰出志愿者奖。对于这个从国内读书时就养成的“习惯”,智升科开玩笑说,这大概是因为而志愿者工作可以满足自己对人的好奇心,“工程师很多时候都是面对着一台机器,与人交流的机会比较少,看见个活物都难。”
 
在这些志愿工作中,既有为伦敦奥运曲棍球比赛做志愿者这样的活动,也有一些与他本职工作有关的,比如作为英国工程技术学会的会员和电力技术小组委员会成员,智升科会参加一些针对青少年儿童的科普活动,他还带着几名刚毕业的学生,定期与他们交流职业或者技术上的各种问题,帮助他们从学生尽快成长为职业的工程师,“过去我从别人那里得到过很多帮助,现在也希望能帮助别人。”
 
个人档案
 
姓名:智升科
 
星座:水瓶座
 
学历:英国曼彻斯特大学
 
状态监测学博士
 
职业:英国阿美科集团反应堆服务部
 
安全工程师
 
与媒体的互动:
 
C=CBNweekly (第一财经周刊)
 
Z=Zhi Sheng Ke
 
C:出国留学时是怎么规划的?
 
Z: 当时的打算是读完博士之后回国,进个国企什么的,或者到北京、上海找份工作。根本没想到最后不但念了博士后,还留在英国生活了这么久。
 
C:现在还考虑回国发展吗?
 
Z: 作为独生子女还是希望照顾家里老人,有合适的机会当然会考虑。但已经在外生活了这么多年,再回国可能刚开始会有点不适应。
 
C:工作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Z: 作为一名工程师,有很多“成规”你必须墨守,但是很多时候又要求你必须做出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来,要在这种情况下进行创新就特别难。
 
C:平时还有什么爱好?
 
Z: 足球。2007年还考了英国足球协会的注册足球裁判和初级足球教练员,可以执法曼城地区职业梯队的比赛,赛季里比赛多的时候,可能一周有两到三场。